千亿电竞产业背后:“电竞小镇”为时过早?

作者: 鸟窝游戏 发布时间: 2021年01月26日 10:34:47

  本报记者陈溢波吴可仲上海北京报道

  一个多月前,亚奥理事会宣布,将电竞纳入2022年杭州亚运会竞赛项目。近日,爱奇艺体育CEO喻凌霄在公开场合表示:“电竞不是体育,哪怕进了亚运会我也不认账。”这种质疑又一次将电竞的话题引爆舆论场。

  有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电竞市场规模或将达到1353.1亿元。不过,在市场表面繁荣背后,此前国内争先上马的电竞小镇,境况其实大多并不乐观。即便是在享有先发优势的中国上海,也并不能真正独树一帜。

  近期,《中国经营报》记者通过实地走访发现,位于上海市临港万祥分城区的万祥产业园曾公开宣称在2019年底建成电竞小镇,实际上,万祥产业园还没有电竞相关企业入驻。目前,宝山区高境镇大多呈现的也是一些零星散布的网咖。

  有受访人士向记者称,其实从电竞本身作为数字体育的特性来说,它并不需要建一个所谓的“小镇”,一定要在一个地方聚合,有很强的关于地缘上的现实需求。但也有观点认为,主要还是因为支撑一个“小镇”实体的内容或场景生态没有完全真正发展成熟,一旦发展成熟,小镇内的各个产业都能形成相互协同的内循环,不仅能服务B端用户,还能产生C端用户的消费行为。正是因为当前这些并未发展成熟,所以叫“小镇”也为时过早。

  为什么是上海?

  在电竞圈,一直都有“全球电竞看中国,中国电竞看上海”,甚至是“上海电竞看灵石路”的说法。

  产业时评人张书乐向记者表示,从全球来看,中国是世界电竞行业发展的一个主要的用户集散地,中国的用户体量大。而从整个中国来看,上海之前就有政府层面的相关背书,说是要建设“全球电竞之都”,另外,上海的电竞企业密度也比较高。

  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20年中国电竞商业化研究报告》,2019年,中国整体的电竞用户规模达到4.7亿,预计2021年将达到5.5亿。

  有数据显示,2020年电竞市场规模或将达到1353.1亿元。从全世界范围看,2019年,中国的电竞市场营收规模在美国之后,位居全球第二,占比为19%。

  毛线互娱CEO陈笑表示,上海有很多发展电竞相关产业的先发优势,像一些头部的游戏厂商、俱乐部、赛事运营公司,大多也都在上海,它整个的生态链是比较完整的,这就形成了虹吸效应。从全国来看,上海相较其他城市在电竞这块的布局也更早,发展前景可能也要更好一些。

  “现在也有一些其他区域在赶超,像S11的举办城市就落在了深圳,但目前来讲,至少在S11举办之前,基本上国际性的顶级赛事、项目,包括英雄联盟的S10都落在上海的。”陈笑补充道。

  此外,在广州游戏产业年会上,完美世界CEO萧泓当时也在现场提及,上海在电竞方面的产业链,相较全国其他城市更为成熟和完善,相关供应链上涉及的供应商就有七八十家。

  “详细规划还未批复”

  作为中国电竞业发展的龙头城市,上海对电竞发展方面的支持,一个很显著的例子就是“电竞小镇”。

  公开信息显示,上海及周边地区曾纷纷部署电竞小镇、电竞馆。其中,临港电竞小镇(万祥)计划在2019年底建成。

  近期,记者来到位于临港万祥分城区的万祥产业园,但并未发现有电竞相关企业进驻。万祥产业园人士告诉记者,这主要是因为“土地的详细规划还没有做出来,具体的批复时间估计在2021年左右,或许等这些规划都出来了,才会有相关的电竞企业入驻”。

  对于临港发展电竞业的情况,陈笑在采访中还表示,其实,临港也有一些利于发展该行业的特点。在他看来,这里有政策的支持;而等到未来行业的发展到了一定的成熟度,即便从上海市区过去的路途非常遥远,但应该也会有忠实的电竞爱好者过去看;这里还有像特斯拉中国工厂、互联网公司,而这些企业的员工年龄大多都比较年轻化,属于电竞想要触达的人群,相当于在市区之外,又为这些年轻人提供了新的更近的业余文娱活动场所。从某种角度来讲,它是一个小的卫星城。

  此外,在2019年底,有报道称,上海宝山区高境镇吸引了一些相关企业入驻,高境“电竞小镇”建设全面启动。

  记者走访发现,在距离高境镇政府所在地并不远的一栋大楼内,挂着“上海电子竞技运动中心”的招牌,但周边却堆砌着满满当当的杂物,大门也紧锁着。旁边的麦当劳工作人员向记者称,这里已经荒弃了很久。

  在当地的新业坊电竞馆,有物业人员向记者透露,有部分时段还有人来到这里打比赛,但如果没有比赛,就处于闭馆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