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与网游的捆绑与切割,天然也是必然?

作者: 鸟窝游戏 发布时间: 2021年09月14日 04:25:04

电竞与网游的捆绑与切割,天然也是必然?

电竞与网游的捆绑与切割,天然也是必然?


中国青年网

1631216015

晨报记者 黄宇龙

在过去10多天时间里,如果你是一个喜欢打游戏的孩子的家长,那么你在微信上转发给他/她看的新闻,和他/她通过微信回给你看的新闻,或许是两个方向。

8月30日那天,你会转给孩子看国家新闻出版署印发的那份《关于进一步严格管理切实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告诉他们——“孩子啊,咱国家现在规定所有网络游戏企业仅可在周五、周六、周日和法定节假日每日的20时至21时向未成年人提供1小时服务,其他时间一律不得向未成年人提供网络游戏服务。”

9月8日,他们或许会回你一条——“亚奥理事会宣布,电子竞技将作为正式项目参与2022年杭州亚运会,八个确定被列入奖牌争夺的项目为王者荣耀、炉石传说、梦三国、DOTA2、FIFA、和平精英、英雄联盟、街霸。另外附有两项表演赛项目为Robot Master和VR Sport。他们会说:“爸爸妈妈啊,我今天打游戏是为了明天为国争光。”

这就有点尴尬了。

这里牵扯到一个暂难有定论的话题:电竞与网游的捆绑是天然的?电竞与网游的切割是必然的?

为此,记者采访了几位游戏行业从业者、电竞俱乐部经营者、电竞协会人士,请他们谈这种捆绑与切割的天然和必然问题。

捆绑

从游戏到电竞

电子竞技,无论怎么说,都来自于网络游戏,只不过能有资格说自己是“电竞选手”而不是“游戏玩家”的人,是通过严酷训练、货真价实“打出来”的高手。

怎么说呢,“绘画”的第一步总归是“涂鸦”吧。

正因为有这种天然的“基因”延续,所以才有了网游和电竞无法分割的捆绑。

这种捆绑首先来自产业。2020年年底,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GPC)与中国游戏产业研究院发布了《2020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2020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2786.87亿元,比2019年增加了478.1亿元,同比增长20.71%,保持快速增长。

今年2月份,新浪游戏联合微热点大数据研究院联合推出《2020年中国电竞行业网络关注度分析报告》,目前我国共有电竞相关企业2.1万家。2020年中国电竞游戏市场收入达1365.57亿元,电竞游戏用户规模达4.88亿人,中国已超越北美成为全球最大电竞市场。

大数据佐证,这种产业捆绑其实是显而易见的。

其次就是人才培养和输送的捆绑。说“捆绑”或许不太合适,说“天然链条”似乎更妥当一些。

上海某电竞俱乐部的副总向记者介绍说,过去,很多俱乐部挑选青训队员、未来选手苗子的方式,就是直接到某个游戏的服务器上去拉比赛数据,哪个年轻选手花多少时间能达到什么水平,一看数据清清楚楚。

你安心打你的游戏,如果你打得特别好,后台会有数据,自然会有人联系你去打电竞。

这样选出来的队员,再经过严格的、正规的、系统的训练和打磨,很快就能参与各项赛事中,进而成为真正的电竞选手。

这就是“从游戏到电竞”在人才输送上的路径和链条。

电竞有吃“青春饭”的项目属性:年纪大的,就是打不动,年纪轻的,就是手速快、反应快。但现在不让年轻的打,精英选手如何选拔?在《通知》出来后,某些看似“简单、直接、有效”的青少年选手挑选方式,显然行不通了。这让现有的电竞俱乐部的青训模式受到很大冲击。不过有消息称,管理部门正在协商某些有可操作性的解决模式,比如设置“青训专属账号”等方式,这些账号由赛事联盟或者第三方托管,由电竞俱乐部实际使用,首先数量非常有限,由政府部门组织一些力量进行监管,有效保障俱乐部青训。

还有一些俱乐部,选择一些“捷径”做法——就是去海外淘青少年选手,因为国外选手不受“每周玩游戏时间的限制”,而且按照类似“英雄联盟”这种电竞赛事的规则,选手按照赛区注册地的信息为准。比如某个俱乐部签了3个韩国16岁高手少年,注册在中国的“英雄联盟”赛区,那这3个人就不算外援。

短期内,这种做法解决了俱乐部“用人”的问题,不过从长远来说,这对于中国本土电竞选手培养,是有冲击的。

很多事情只有在时间和实践中找答案了。

切割

从价值观到社会认知

网游和电竞,“基因”上捆绑得这么紧,但社会需求和社会形象上,又确实需要它们有明确的切割。那到底怎么切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