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沉迷新规下发两周后,电竞行业怎么样了?

作者: 鸟窝游戏 发布时间: 2021年09月15日 06:57:31

  文 | 刘南豆

  编辑 | 张友发

  2018年11月3日,IG夺得S8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冠军,这是LPL赛区在这项赛事上的首冠。此时,司职ADC位置的选手Jackeylove距离他的18周岁生日,还差15天。

  类似这样的“天才少年”故事,或许在电竞领域不会再上演。据新华社8月30日报道,国家新闻出版署下发了《关于进一步严格管理 切实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当中规定:所有网络游戏企业仅可在周五、周六、周日和法定节假日每日20时至21时向未成年人提供1小时服务。

  对游戏产业而言,新规有影响,但影响有限。未成年客群并非游戏产业的主要客群。腾讯早在此前公布二季度财报时,就披露了16岁以下人群的网络游戏流水占比,已从去年四季度时的3.2%降到了2.6%。

  但对电竞行业而言,影响却要直接得多。目前活跃在赛场上的电竞职业选手有不少就在18岁以下,即使从青训的角度,一周只玩三个小时,对电竞选手来说训练量也是远远不够的。前文提到的Jackeylove在他14岁的时候就已年少成名,被IG俱乐部招入麾下训练,直到17岁才正式登陆LPL赛场。

  而在新规发布后不久,包括王者荣耀、英雄联盟、和平精英等头部电竞赛事的主办方第一时间配合政策发布了通知:将对参赛选手年龄进行合规审查工作,要求选手需满18周岁才能参加比赛。此前,KPL的最低年龄限制是16岁,而LPL则是17岁。

  短期来看,新规给俱乐部和电竞教育机构造成了不小的冲击,俱乐部需要紧急招募成年选手以替换,电竞教育只能转向与高校合作方向。

  但从长远来看,无论是对于这些电竞行业的少年们,还是对整个行业的规范化发展来说,都是经历了阵痛过后逐渐走上良性循环的过程。

  忙乱的俱乐部与迷茫的“天才”们

  以英雄联盟手游赛事为例,从去年开始就有大量的俱乐部在储备选手,一心只等游戏上线,成为第一个分蛋糕的人。据人民电竞今年2月的报道,当时大概有300多家俱乐部在为该赛事摩拳擦掌。

  竞争如此白热化,眼看要熬出头了,最先等来却不是蛋糕而是大棒。恰逢新规发布,行业又是一波大洗牌。原定于9月6日就将开赛的英雄联盟手游职业资格赛·LPL赛道,在8月31日突然接到通知:未成年人不能上场了。于是,官方只能延期开赛,给俱乐部们更多调整的时间。

  据乐竞电竞教育的执行董事马羽墨透露,整个项目的赛事中未成年选手的比例大约在40%-50%之间,而他们需要在一夜之间被全部替换掉。一些大的俱乐部临时到市场上买人,另外一些不想做的俱乐部选择把未成年的选手解散,把成年的选手放到市场上交易挂牌。据了解,已经至少有五六家原定参赛的俱乐部选择了彻底退出。

  不止英雄联盟手游,各个赛事中的俱乐部都面临着类似的境况,对于没有退出的俱乐部而言,这部分高企的成本也不容小觑。

  据一家职业俱乐部CEO透露,俱乐部选手分为成年、准成年和未成年三种。准成年指的是年满17,符合之前联盟年龄要求,能作为主力参赛的选手,这部分选手在之前的市场中是最为抢手的一类人,要签下他们成本颇高。如今只能等到18岁再上场,白白损失薪资成本。

  而成年选手当中,有实力的人基本都已经有队伍了,此时花钱去市场上抢成年选手,价格又高实力也有差距。

  青训则是另一大重要的板块,据该俱乐部CEO透露,每个职业队伍大概有5-10人的青训团队,年龄尚不满足联盟上场要求。

  尽管从成本的角度考量,青训选手并没有准成年选手一样高的薪资,但他们作为整个赛事体系未来的人才储备,如今也只能全部遣散。类似LDL、K甲这样的次级联赛,从前由年轻的青训选手和上一级联赛下放的成年选手组成,而今后青训选手将全部换血,或将完全成为成年选手下放的一个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