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满18就地解约,生活贫苦难维权,电竞少年路在何

作者: 鸟窝游戏 发布时间: 2021年09月21日 00:19:52

  “铃铛真的好可惜啊,新人选手刚登上KPL,却被未成年政策被迫‘坐牢’。新人顶着压力在世冠表现真的很好了,守约极限守家,虞姬残血回城,好可惜。”

  多位知名选手因为年龄问题无法参加比赛,这几乎是所有南京Hero久竞战队的粉丝们怨念的事情,尤其是星痕和铃铛两位粉丝数量颇多的选手。

  星痕的最后一条微博停留在了8月17日。确定无法参赛之后,每天都有粉丝为星痕的前途感到惋惜,并在这最后一条微博下面留言,希望他能早日复出。

  8月30日,国家出版总署正式下发了《关于进一步严格管理切实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拉开了这一轮针对游戏行业整治的序幕。

  这份通知中明确表示,为切实防止未成年人沉迷游戏,所有网络游戏企业仅可在周五、周六、周日和法定节假日每日20时至21时向未成年人提供1小时服务,其他时间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向未成年人提供网络游戏服务。

  通知下发之后,除了游戏企业之外,响应速度最快的就是各个电竞联赛。KPL、LPL、PEL以及NeXT等多项电竞赛事官方发布通知,将对参赛选手年龄进行合规审查工作,要求选手需满18周岁才能参加比赛。在此之前,LPL和KPL都规定必须年满17周岁才能注册职业选手资格。

  根据娱乐资本论矩阵号预言家游报调查发现,通知下发当天,许多俱乐部就和他们的未成年选手完成了解约。一些联赛的转会期已经结束,官方不得不为了新政增开了临时转会窗口。

  在相关人士眼中,这次的行业地震对于那些顶级俱乐部其实没有产生伤筋动骨的影响,但二三线俱乐部,甚至是顶级俱乐部的梯队,迎来了属于他们的生死时刻。新政最大的牺牲品还是那些已经进入职业队,但年龄只有16岁的孩子们。俱乐部最终放弃了他们。

  相比之下,星痕无疑是其中比较幸运的那一批。他的技术、人气和17岁的年龄让他很有可能避免离开俱乐部。但这样顶尖的选手半年多无法打比赛,回归之后状态还有几分,俱乐部老板们显然是心里没底的。

  无论是为国争光的“护国神翼”,还是在冲击省市比赛桂冠的基层俱乐部,每一位电竞选手才是构成电竞行业的基石。一个个的选手不存在了,那电竞行业的良性发展自然无从谈起。

  最近几年,电竞成为了游戏产业中异常火热的一个概念。未成年防沉迷新规的出台,让电竞青训体系面临着极大的不确定性。大量引入未成年电竞培训和教育的相关机构,可能都会迎来更深层次的调整。

  12小时训练,没有专门系统,电竞年龄门槛已一步到位

  电竞选手的年龄限制其实是行业一直以来的趋势,门槛也是越提越高。

  中国电子竞技起步阶段,还处于一个粗放发展的态势,各项规章制度还并不规范,但当时就已经确定12岁以下的电竞选手不得参赛。随后,选手的年龄标准被逐渐提升。直到新政出台前,电竞选手的年龄门槛被划定在17岁。令大部分人没有想到的是,这种渐进式提升年龄门槛的做法,最终在政策的帮助下实现了“一步到位”。

  相比之下,海外的各种电竞项目则不会设置相关的年龄门槛,只要你的心智足以应付比赛,那么你就有可能被职业俱乐部所选中。时至今日,人们仍然可以看到海外低龄电竞选手不断涌现。甚至在去年,一名8岁的加州男孩成为了《堡垒之夜》史上最年轻的付费电竞选手。

  根据预言家游报走访多位行业人士后发现,包括DOTA2或者《星际争霸2》这样的传统电竞项目由于落地发展时间较早,相关规范较为完善,选手的年龄层也比较成熟,决定了他们没有受到太多未成年人防沉迷新政的影响,

  而《王者荣耀》、《决战!平安京》和《第五人格》等新晋的电竞项目,主要以手游为主,门槛远低于传统电竞项目。这些游戏用户群体的年龄层次普遍偏小,所以未成年职业选手的数量也远超DOTA2或者《星际争霸2》。

  目前,LPL(英雄联盟)联赛仅有一名未成年选手无法上场,是来自OMG战队的中单Creme。而KPL(王者荣耀)则是这方面的重灾区。据不完全统计,KPL联赛总共有22名选手无法上场,其中包括了前文提到的星痕和铃铛这种的具备一定粉丝基础的选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