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安贴士】短视频、网络直播、网络游戏,对

作者: 鸟窝游戏 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07日 08:55:27

【网安贴士】短视频、网络直播、网络游戏,对

如今,网络已经成为未成年人学习和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它究竟对未成年人产生了怎样的影响?近日,中国传媒大学人类命运共同体研究院发布的《短视频、网络游戏、网络直播与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研究报告》对此展开讨论,呈现了未成年人使用网络的最新趋势。

【网安贴士】短视频、网络直播、网络游戏,对

短视频
共青团中央2018年的一项调查显示,20%的青少年表示“几乎总是”在看短视频,接近10%的青少年表示“每天看几次”短视频。可见,青少年作为网络短视频的主要受众群体,无论在行为举止方面,还是在心理状态方面,都受到了短视频的巨大影响。
趋势1:在线学习,促进知识增长
对处于信息接收过量、注意力稀缺的未成年人来讲,短视频更容易利用零碎的时间,从而使未成年人在不经意间完成大量阅读并随着故事性的背景音乐实现精神上的愉悦。
短视频的丰富性与易得性为未成年人学习知识创造了可能,智能分发和搜索功能也便于未成年人更高效地找到自己所需要的内容。
分享与社交让未成年人的学习带有社交功效,更有利于增强未成年人的学习积极性。
趋势2:激发潜能,提升参与意识
短视频以UGC为主要内容供应手段,越来越多的青少年群体成为短视频的生产者,很多未成年人在人生的初始阶段,就成为网络内容的生产者和贡献者。
青少年所创作的短视频内容,更加符合青少年用户的心理特点,贴近他们的情感需求,能够充分释放他们的创作欲望,展示自身个性,提升其社会参与意识。
报告建议
短视频应用占据了青少年网民越来越多的时间,也引发了社会对青少年网络沉迷风险的忧虑。由于青少年涉世未深,世界观、价值观尚未定型,其往往对短视频内容“单向化”吸收,容易受到不良影响。可以将短视频与综合素质教育结合,拓展课外德育、体育、美育、劳育等课程,以补足纸质教材在易接受性、即时性、全面性上的不足。

【网安贴士】短视频、网络直播、网络游戏,对

网络游戏
与短视频相比,游戏产品理念背后的激励机制更为复杂,玩游戏也更容易占据未成年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网络游戏为未成年人创造的是一个完整的虚拟世界,让未成年人以与现实世界可能完全不同的方式体验人生,来影响其行为方式和价值观的形成,更容易对未成年人形成控制力。如果没有外力介入或介入的时间和方式不当,未成年人重新获得自主控制的能力就有可能下降甚至完全丧失。
此外,在未成年人网络素养普遍处于发展阶段且网络风险意识普遍较为淡薄的情况下,沉迷于游戏又往往容易对未成年人及其家庭的财产安全带来危害。
趋势1:警惕数据绑架和社交绑架
为了对未成年人形成持续吸引力,游戏的设计者、开发者和运营者会充分利用自己所处的优势地位以及未成年人的心理诉求,实现对未成年人时间和精力的占有。这也是大量未成年人玩游戏容易上瘾的重要原因。
趋势2:警惕过度、不良和危险社交
许多应用都有社交功能,但其社交功能的强度及对未成年人的时间、精力和财力产生危险的程度,存在明显差异。按社交绑架能力进行排序,网络游戏排第一,它对未成年人的社交绑架能力和在时间、精力、财力方面的控制能力最强,排在第二的是网络直播,排在第三的是短视频。
报告建议
防止不良商家和不良运营团队设计并运营容易让未成年人“失去自我”的网络服务,增加未成年人的自控能力,增加家长的控制能力,设法使未成年人从容易对其身心和财产造成伤害的应用中解脱出来。
应对因各种原因没有进入许可审批流程的零星小游戏进行监管。这类游戏投资规模小、收益快,经常采用“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策略。打击这类小游戏要与手机制造商联手,让这类小游戏无法借助上网终端设备登堂入室。同时要号召行业协会和广大互联网用户参与治理,让这类小游戏无机可乘。

【网安贴士】短视频、网络直播、网络游戏,对

网络直播
网络直播需要传播者(主播)进行内容生产,对设备和时间的投入成本也有更高要求,更加强调现场的感染力和实时互动,发展出产品展示、在线会议、才艺展示等服务形式。
趋势1:成为家长、老师的教育工具
网络直播对未成年人的成长有持续影响力。借助强大的通讯能力和社交功能,网络直播将成为对未成年人承担着特殊责任的家长、老师等群体开展教育工作的重要途径。借助网络直播,可以在克服物理距离、空间限制的情况下,更好地实施教育计划,完成陪伴任务。
趋势2:使用频率和时长大幅增加
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大量正常计划内的教学和辅导任务必须通过线上直播的方式来完成。随着未成年人在家里的时间增多,排遣时光也成为未成年人观看或参与直播的重要原因。
报告建议
无论是提供直播服务的商业机构、利用直播平台完成教学任务的教育机构,还是利用直播功能进行商业活动的组织以及任何通过直播与未成年人交流的成年人,都有义务用正确的信息内容、正当的行为方式来引导未成年人。社会各界需共同努力,防止网络直播变成受利益支配的商业逐利活动,防止利用直播向未成年人传授犯罪方法、传播非法有害信息及行为方式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