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腾讯“博弈”背后:谁动了游戏的“奶酪”?

作者: 鸟窝游戏 发布时间: 2021年01月13日 10:57:06

  本报记者陈溢波吴可仲北京报道

  新年伊始,华为下架腾讯游戏的消息引发舆论关注,尽管双方已握手言和,但背后折射的游戏分成之争依然没有平息。

  有消息称,在华为应用市场联运服务基于RSRA设定的分成比例中,华为与付费游戏应用开发者在国内的分成比例为3:7。而在应用市场内购买的内容及服务中涉及游戏相关的,华为在国内与开发者以5:5的分成比例核算。

  不过上述分成比例尚未得到华为方面的证实。多位业内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在渠道方与游戏内容方的分成争议背后,双方实则都是相互依存、相互影响的关系。

  渠道方与游戏方互博

  对于安卓手机应用商店传统渠道商和游戏研发商来说,二者相互影响,双方各自还有其他方面的一些谈判筹码。

  关于上文提及的5:5的分成比例,一位从事游戏发行业务的人士向记者称,“这个分成一般是在先扣除5%左右的第三方支付通道费后才进行的比例分配,比如,一款游戏是游戏厂商自研自发的,它通过华为的手机应用商店渠道对外发行,那么假设玩家充值100元后,华为扣除5元的第三方支付通道费后,还有95元,之后在与游戏厂商分账的过程中,会分一半(47.5元)给对方,而如果游戏的研发商和发行商并不是同一家,则发行商拿到47.5元之后,还要再与研发商进行分成”。

  “玩家充值到华为应用商店后,华为要有一个账期,才能把钱结算给游戏发行商,对于研发商与发行商并不相同的情况,发行商把分成收入结算给研发商,也有账期”,该人士表示,“对于研发商来说,在游戏上渠道之前,前期一直处于投入的状态,有可能研发游戏花很长时间,但最后因为版号等原因,发现无法上架,也就无法产生收入,并且之前还有那么多投入,即便上架了,渠道和发行都会在前期分走很多钱,玩家充值100元,有些研发商可能只能拿到10~15元”。

  不过,UOC创始人贾柯则向记者补充,事实上,关于渠道与内容方收入分成的问题,不同的游戏、渠道,情况也会有差别,针对单机游戏这种游戏类型,通过腾讯平台进行发行,假设收入仅1000万元,那腾讯也并不会要求对研发商进行抽成。另外,一些平台在小研发商的收入达到一定规模之前,也并不要求抽成。

  但他也表示,在这种情形下,即便渠道并不抽成,但也依旧有很多成本,比如相关的推广费用、税费等,“假设玩家通过该平台,一个月下来充值额度有50万元,刨去这些成本后,差不多可能会拿到40万元”。

  “对于大的研发商来说,如果一个月用户的充值流水达到几千万甚至上亿元,即便除去一些抽成和相关的费用,也依旧有钱赚”,“这也是由游戏行业的特性所决定的,这是一个边际利润很低(即产品收入越高,相应地,成本就越低)的行业”,贾柯提到,“这可以说是当前虽然安卓系统手机应用市场渠道对游戏研发商有很高的抽成要求,但这些游戏研发商还能生存下来的原因。”

  关于此次华为与腾讯游戏方面的游戏分成比例争议,有媒体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双方之前已经达成3:7的分成比例,主要是因为双方在包括合同期限和终止合作的条款在内的变动条款未能达成一致。

  此外,还有媒体称,“近日腾讯与国内安卓渠道谈判,要求旗下部分游戏享有70%的分成比例(原为50%),《剑网3:指尖江湖》以及部分新品都在谈判范围。目前,部分渠道接受了新的3:7分成比例,但OPPO、vivo与腾讯尚未谈拢”。腾讯新手游《使命召唤》的发布是此次事件的导火索,2020年12月25日游戏发布当天,因华为未与腾讯达成该手游的分成比例调整协议,腾讯一度未把该游戏安装包提供给华为。在双方僵持后,腾讯提供了安装包,华为却下线了该游戏的配套推广资源,这也为之后的“下架事件”埋下了伏笔。

  记者就此向腾讯方面核实,对方回应称,先前下架是因华为手机游戏平台与腾讯的《手机游戏推广项目协议》未能如期续约所致。后经双方友好协商,腾讯游戏相关产品已在华为游戏中心恢复上架。上述相关信息均为外部猜测,并不属实。

  关于上述媒体报道中还提到的OPPO、vivo与腾讯尚未谈拢分成比例的情况,记者也向OPPO、vivo方面进行了求证。OPPO方面回应记者称,“目前与腾讯的合作正常”,vivo方面也表示,“并没有听说类似信息,目前腾讯的游戏依旧能在其平台正常下载和安装”。对于双方与腾讯当前具体的分成比例,双方均未明确回复。

  1月7日晚间,上述接近华为的业内人士向记者称,作为与华为合作的游戏发行方,公司目前与其的收入分成比例依旧是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