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经专访丨游戏工委秘书长唐贾军:游戏是精神

作者: 鸟窝游戏 发布时间: 2021年09月15日 14:37:32

每经记者 温梦华    每经实习记者 朱鹏  李佳宁    每经编辑 董兴生    

固定时间!固定时段!固定时长!

近日,国家新闻出版署下发的《关于进一步严格管理 切实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要求所有网络游戏企业仅可在周五、周六、周日和法定节假日每日20时至21时向未成年人提供1小时服务,对未成年人玩网络游戏的时间做出了严格限制。

通知一出,全国游戏企业应声而动,纷纷发布公告积极回应国家新规,电竞赛事也迅速响应。

游戏虽已成长为千亿级产业,但一直以来,备受争议,褒贬不一。

游戏是“精神鸦片”吗?新规对游戏产业发展有什么影响?除了防沉迷企业还该做什么?游戏的核心价值在哪? 游戏如何满足大众的精神文化需求?针对这些热议的问题,《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专访了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秘书长唐贾军。

每经专访丨游戏工委秘书长唐贾军:游戏是精神

唐贾军 图片来源: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官方微信

唐贾军是游戏工委秘书长,也是一名资深的游戏玩家。在他的朋友圈中,有这样一条动态:“游戏的魅力究竟是什么?电影《失控玩家》为我们架构了一个由真人演绎的游戏世界,或许也能给我们更多关于‘游戏’与‘规则’的思考。游戏可以改变世界,需要每一个游戏人一起奋斗。”

在他看来,新政策的发布对于游戏产业的发展是有利的,但游戏不是原罪,应该抱着客观、理性的态度去看游戏产业的发展。而游戏企业在加强未成年人保护的同时,更要充分发挥出游戏的正向作用和社会价值,满足广大人民的精神文化需求。

“游戏是一种世界语言,没有‘电影改变世界’也没有‘音乐改变世界’,但游戏能够改变世界。”

游戏是“精神鸦片”吗?

游戏在当下的国内环境中仍属于亚文化,对游戏的刻板印象使得人们往往将游戏视为娱乐消遣的工具。

有人说奥运冠军、高考状元爱打游戏也能成功;也有人说游戏玩物丧志,太多青少年因沉迷游戏而荒废学业。游戏是“精神鸦片”吗?在当下社会,我们又该如何看待游戏?

NBD:您怎么看将游戏比作“精神鸦片”的说法?

唐贾军:关于游戏的“原罪论”“洪水猛兽论”其实一直都有。游戏企业也一直在接受社会监督,也算得上是在负重前行。在我看来,有社会监督是个好事,游戏产业能做到千亿规模必然有做得好的地方,但肯定也存在问题,这些批判的声音就是在提醒我们哪里还有不足。

但我们也应该看到也有很多人玩游戏并没有“玩物丧志”。像东京奥运会时,记者问一名中国跳水运动员平时的爱好,她说她爱玩游戏,那么游戏毒害奥运冠军了吗?所以我觉得关于“游戏是原罪”这个问题不能执一而论。

游戏产品和其他出版物也不太一样,它不像书,在印刷出版后就基本定型,游戏则是在不断地更新、发展,尤其在数字经济时代下,游戏还在向影视、动漫等领域延展。所以在以游戏为核心的全链条上,任何一个环节都可能引发社会的关注或争议。所以我们要抱着客观、理性的态度去看游戏产业的发展。

每经专访丨游戏工委秘书长唐贾军:游戏是精神

图片来源:China JOy 官网

NBD:我们从十几年前就开始在游戏领域做未成年人保护的相关工作,关于游戏危害未成年人的说法是我们的问题还是一个世界性问题?

唐贾军:这是一个全球化的问题。像2019年美国接连发生枪击案,时任总统特朗普就公开表示,是因为游戏美化了社会中的暴力行为才导致枪击事件频发。包括在德国、日本,凡是涉及到社会性问题,都免不了跟游戏做比较。

NBD:一些电影中也会出现射击、暴力等画面,为什么对电影没有那么多的声讨?

唐贾军:对于大部分人而言,再好看的电影可能最多就看三、四遍,而游戏重复体验的频次更高,有更强的沉浸感。游戏中的画面不断被重复、被强化,游戏对玩家心理的影响也因此被放大。

NBD:游戏为什么会被称为一种全球性语言?

唐贾军:与电影、音乐、短视频等形式的被动接收不同,用户在游戏中可以构建一个自己的虚拟世界,并且能够创造出新的内容。譬如《王者荣耀》中的很多打法都是玩家自己在游戏过程中创造的。游戏所发挥出的功能与作用是完全不一样的。除了用户和游戏的交互,游戏的社交属性也能够拉近两个陌生人之间的距离,这也是为什么游戏会被称为一种全球性语言。

在这种业态下,很多游戏文创周边的出现就展现出“游戏+”的影响力,通过游戏去影响一些产业,并最终形成一种游戏化的思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