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与鸦片

作者: 鸟窝游戏 发布时间: 2021年10月06日 02:00:14

游戏与鸦片


作为父母,常常陷入进退维谷的境地。

国家对青少年网游进行了限定,周末和节假日只能打一个小时,且只能在限定的时间(20:00--21:00)打。我儿子是漏网之鱼,因为他用的是我的账号,这一规定对他毫无影响。

儿子平时倒还挺自觉,但周末一般都要玩,而且,稍不留神,他就动辄一两个小时,你对他说,时间到了,下来吧。每次他都正打得起劲,就说,玩完这一盘。你问他需要多少时间,他说不知道。强行让他下来吧,怨声载道,让他玩吧,常常十几二十分钟也没打完,直拖到半小时以上,等得人火起,不得不用怒吼把他轰下来。

站在儿子的立场,中断游戏总归心有不甘,每次打游戏被限定时间,不能玩尽兴,也难免总留着念想。

站在大人的立场,放任他打,他就能一直打,而沉迷其中却危害无穷。

由此,游戏所引发的冲突,不知凡几,大人怒小孩怨,永远演绎着悲剧。

我倾向认为电子游戏是一个很坏的发明。它的吸引力很强,青少年对它毫无抵抗能力,也许它能锻炼某些脑部神经,但危害比益处要大得多。首先,损害视力。现在只能从初中开始招飞行员,高中基本都招不到了,为啥,小孩子视力在手机和电脑屏幕前过早报废了。有人会说,读书不是也能把眼睛读坏!的确,不过,靠读书读坏眼睛,除非你海量阅读且长年累月持续阅读还要加上姿势不正确。以本人为例,我读书算多的,大学几乎每天泡图书馆,但直到大学毕业,我都没有戴眼镜,我同学中,戴眼镜的人也很少,十之一二的比例。但是一出社会,整日面对电脑,两三年的时间,我就不得不戴上了眼镜。屏幕对大人眼睛的伤害尚且如此厉害,何况是那些娇嫩的少年儿童的眼睛。

其次,久坐不动,不利于健康。少年儿童应该有大量户外活动的时间,一个健康的体魄不仅对身体发育至关重要,对心灵的滋养也同样是“润物细无声”。而游戏剥夺了孩子外出活动、探索自然的时间和欲望,身体变得孱弱,脸色变得苍白,内心变得空虚而暴虐,在与父母的拉扯中,双方都两败俱伤。

最后,游戏不利于人与人之间真实的社交,易导致社交障碍。如果面对一台冷冰冰的电脑就足以使你满足、沉迷,那你还乐意去费心结交真实世界的很多朋友吗?游戏会培养大量冷漠的宅男,人与人之间本就疏离的关系会越来越疏离。

游戏问题上升到国家层面,说明这绝不是一家一户的小问题,而是关乎到千秋万代的大问题,不管控好,后果会相当严重。

清朝末期,英国向中国倾销鸦片,全中国多少大户人家的太太小姐老爷少爷陷入鸦片的魔爪,那时候他们把鸦片看成什么呢?也许就看成是一种享受(正如如今的青少年正不自知地以为玩游戏就是一种享受),你能想象那种毒害有多普遍广大以至于大家都觉得习以为常?张爱玲的父亲就吸鸦片,连赵小曼这种娇滴滴的小姐也被鸦片夺去了满嘴好牙。那会可真是名副其实的“东亚病夫”。

所有的事情都会有后果的,从一个强国变成一个弱国,有时只需要一个杠杆就够了。结果是怎么样?如此一个庞然大物的中国,沦落为任人宰割的羔羊,连弹丸小国日本都敢欺到你门上来,而且人家还打了胜仗,逼得你割地赔款。

现在游戏比之鸦片,更厉害了,毒害的是全中国的少年儿童,管你有钱没钱,上层阶级还是下层百姓,一网打尽。少年儿童是什么?一个国家的命脉和前途就握在这些人手里,你敢放任他们在游戏里沉浮,搞坏身心吗?

上纲上线点来说,那些靠游戏发家致富的人,就是历史的罪人。

相关报导标题:

英媒:近视率达80% 中国学生牺牲视力打游戏

熊孩子拿父母手机打游戏,一夜之间花掉12万,一条消息都没有

10岁熊孩子只顾打游戏 将妈妈反锁门外一整晚

打游戏花光爷爷积蓄 本打算留着孩子读书用

网络游戏毒害了无数青少年,那么如何让孩子们摆脱网瘾?《中国教育报》刊文呼吁拯救沉迷网游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