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竞技应该如何走出“防沉迷”的困局|读者

作者: 鸟窝游戏 发布时间: 2021年09月26日 04:32:57

电子竞技应该如何走出“防沉迷”的困局|读者来稿 原创 周子奥 人民电竞

电子竞技应该如何走出“防沉迷”的困局|读者

本文系投稿,文章内观点均为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人民电竞。如果您也有稿件想在人民电竞发送的话,请,查看相关要求。
编者按:在国家新闻出版署下发《关于进一步严格管理 切实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后,由于未成年每周游戏时间被严格把控在了3小时,这对电竞青训来说无疑是个致命打击。
本文作者为全国体育运动学校联合会科技体育分会秘书长、中国文化管理协会电子竞技管理委员会副秘书长周子奥,他在文中分析了当前电竞教育缺失的内容,并试图剖析防沉迷政策下达的原因以及在严格的政策下如何走通青训的道路。
作者 | 全国体育运动学校联合会科技体育分会秘书长、中国文化管理协会电子竞技管理委员会副秘书长 周子奥
编辑 | 凯文
随着电子竞技正式进入杭州亚运会成为正式比赛项目,全球电子竞技联合会(GEF)又推出了未来三年的世界电竞运动会,电子竞技仿佛迎来了一页新的篇章。
但紧随其后,国家新闻出版署下发了《关于进一步严格管理 切实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又仿佛把这个行业打入了一个尴尬的位置。根据笔者观察,目前各类电竞赛事中未成年选手的比例大约在40%-50%之间,禁令一出,瞬间听到俱乐部和游戏公司哀声一片。
今天我很想以一个体育人的想法和思路跟大家聊聊电竞目前的困局到底是什么?防沉迷到底防的是什么?还有电竞究竟应该如何走出困局。
电子竞技的教育缺失在哪里?
在计划经济时代奥运项目一直被国家重点关注,当时的运动员不太需要关注训练外的内容。但也会发生世界冠军在退役后因为缺少一技之长而无法融入社会的情况,因此我国出现了一种独有的体育产物——体育运动学校。
体育运动学校在培养运动员运动训练的同时还会给运动员辅以文化课教育,确保运动员在职业道路上同时可以获得全日制的教育学历(体校为中专(职中)学历)。
再之后随着高考的普及,中专学历在人才市场的竞争力逐步下降,为了对运动员继续进行教育,许多省级体校逐步增设了大专(职高)项目,并改名称为体育职业学院,继续为运动员提供必须的教育。在这种教育体制下,一名传统体育项目的运动选手无论在体育项目上是否获得了巨大成就,都能保证其在退役后有学历教育的经历。

电子竞技应该如何走出“防沉迷”的困局|读者

在嘉兴市的一所体校内,学生正在上课
而电子竞技在发展过程中,教育环节的缺失导致了目前的电子竞技选手多为高中辍学学历,更有甚者还有初中未毕业的选手,教育的缺失对于选手来说是个很大的损失。
诚然,电子竞技职业选手中有很多家庭贫困或因各种原因本就无法完成学业的孩子,这些孩子通过电子竞技改变了自己的一生。这些聚光灯下的选手也成为了许多热爱电子竞技青少年的偶像,这些热爱电竞的青少年们也都非常希望自己也可以成为一名职业选手。孩子热爱某一项运动希望成为职业选手这件事本身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哪个热爱篮球的青少年会没有一个NBA的梦呢?
而电竞行业目前暴露出来的问题是:当许多选手的电竞道路因为各种原因走到尽头后,却没有机会能够再回到学校去。
而教育的缺乏也会让他们进入到社会中的过程愈发艰难,因此,如何引导众多热爱电竞的青少年正确对待这个运动项目,也是电竞必须面对的问题。
防沉迷到底防的是什么?
既然目前电子竞技这个项目没有机制对参与者和从业者进行教育。那么由其所引起的社会问题,就需要国家出面监督指导甚至直接管理。
举个简单的例子:如何区别一个孩子到底是网瘾少年还是天才选手。这个问题可能定义是非常模糊的,至少大部分人应该都无法给出一个清晰的分界。那么传统体育是如何做的?
其实答案也比较简单,传统体育项目有一套成熟的人才选拔标准和管理办,通过这套评价体系,大部分情况下都可以区分出一个热爱篮球的青少年是否具有潜力成为一名职业运动员。如果经过评价体系的考核,不具备成为职业运动员的资格,那么这名青少年就不太应该把过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在这个项目上。

电子竞技应该如何走出“防沉迷”的困局|读者

那电子竞技呢?由于这个项目的最强话语权在游戏企业手中,游戏企业既生产游戏又举办赛事同时还管理着俱乐部和选手。游戏企业成了集赛事主办方、运动员和裁判员为一体的特殊机构。这种机构的形成导致了电竞项目变成了由游戏企业独立监管的一个运动项目。
这种情况就会导致游戏公司重视的部分被无限重视,而游戏公司不关心的事情则无人过问。那么游戏公司重视什么呢?游戏的留存、流水、用户群体的粘性。而这些东西投射到电竞项目上就成为了:赛事的观赏性、比赛选手的粉丝效应、赛事的热度等。
而这就把电竞赛场变成了需要大量年轻选手前赴后继的战场。20岁的选手反应没有16岁的选手快,那就淘汰20岁的选手要16岁的。那么被淘汰的选手未来的道路要如何走呢?有成绩的选手可以依靠自己的个人价值和财富积累在社会拥有自己的位置,但是竞技运动毕竟是金字塔结构,一个塔尖上的选手必然伴随着庞大的塔底基数,但大部分的选手在退役之后可能会无法处理自己与社会的关系。
毕竟20岁的选手在被选入俱乐部的时候也是16岁,正是读高中的年级,而想成为职业电竞选手可能只有一条道路——辍学。这些辍学的选手在20岁走出职业体系进入社会,如果负责赛事体系的游戏企业不重视的话,那只能由国家来重视了。
那么防沉迷的本质是什么呢?笔者认为是国家出手去管目前游戏企业缺位的事情。
在防沉迷的背景下,电竞到底应该何去何从
现在政策已经伸到了电竞行业,游戏公司也已经在游戏上做出了改变。改变也发生在赛场上,18岁以上的选手不用每天害怕饭碗怕被16岁的选手抢掉,16岁的天才少年也只能乖乖回去学校上学读书,这一切仿佛都变得非常美好。
但美好的表面下电竞的实际问题并没有得到妥善的解决,毕竟电子竞技项目现在已经是亚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了。但在政策公布后,各大电竞俱乐部也纷纷表示,18岁以下的选手禁止参加比赛,这看起来没什么问题。但在随后的几年中,电子竞技很快就会出现选手断档。
选手可以从18岁开始打比赛,但是选手不能18岁才开始练习。
电竞选手的黄金年龄普遍被认为是16~23周岁,国外的许多电竞选手都是从14,15周岁就参加系统训练并比赛,如果我国电子竞技项目的选手都是18岁才开始进行训练,那么未来在亚运或更高水平的赛场上,我国运动员将会处于绝对的劣势,这也不是电子竞技运动项目发展的理想状态。
那么为什么国外的选手就可以在应该读书的年级无所顾虑的成为职业选手呢?笔者认为可能是国内外教育体制的不同,我国的教育体制是一贯制教育,如果中途落下就很难跟上。而国外较为开放式的教育,可以让选手在经历了许多之后还可以回到学校学习,最终再从学校走向社会。例如DOTA2项目选手zai,他在经历了数年职业电竞选手生涯后可以重返高中校园读书。而目前我国中专的最高入学年龄为17周岁,所以我国的电竞选手在退出职业体系后重返高中补足学历的道路困难重重。

电子竞技应该如何走出“防沉迷”的困局|读者

zai在2015年选择了离开职业赛场
那么电竞在当前这个政策背景下该如何发展呢?
首先,要从国家或国家级社团进行赛事管理办法和标准体系的建立开始。通过标准和管理办法就可以衡量青少年可能成为职业运动员的几率和可能性,具备相关资质和潜力的运动员苗子就可以受到相应的特殊待遇,也可以为其提供用于训练的专用账号,这样的青少年选手是应该可以被特殊对待的。
其次,电子竞技希望成为体育的前提笔者也在前文提到了,那么体育运动学校和体育职业学院就成了一个可能的选项,体育运动学校本身就承担着传统体育项目运动员的梯队建设和青训选拔工作。在笔者的想法中,电子竞技运动项目的选手经过相关管理办法及标准的筛查后就应该有机会进入体校,游戏企业的青训工作也可以和传统体育项目一样在体校完成,同时体校可以对学生(选手)进行全方位教育。在寒暑假期间,体校也可以学习传统体育项目,举办电竞选手的培训选拔班,让那些对电子竞技运动项目感兴趣、有天赋的选手可以在专业和健康的环境下获得专业的训练。
选择体校去接手青训任务的原因之一,是体校一直都具有一定的特殊性。以射击项目为例,枪械管理是我国最严格的管理政策之一,但是我国的许多体校都有射击运动队。体校在经过一系列的报批,备案等工作,是可以得到国家的枪械许可的,这些枪械是由体校统一管理,在训练时分发给运动员使用,监管责任在体校方面。
电子竞技运动也可以参考这样的管理模式:即,由体校向有关部门申请一批训练专用帐号,这些帐号的所有权和管理职责属于体校,体校将肩负对这些帐号的管理责任,同时这些帐号可以根据管理办法提供给在校的学生(选手)使用,以确保真正要走上电子竞技项目道路的青少年可以获得训练及比赛的机会。
教育部在2016年就已经开放了高等职业院校的“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 专业,同时中等职业院校也可以在“运动训练”专业下设电子竞技方向。笔者认为,未来的电子竞技一定会逐步成为真正的体育项目,与学校结合,这可能是电子竞技目前必须要面临的破局之路。
你有新闻线索?发送标题带有【线索】的邮件到 esport@people.cn,剩下的事交给我们。
往期文章精选
原标题:《电子竞技应该如何走出“防沉迷”的困局|读者来稿》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