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强烈建议智能硬件竞技,必须是电子

作者: 鸟窝游戏 发布时间: 2021年10月05日 02:55:57

  禹唐体育注:

  电子竞技,自从2003年被国家体育总局批准成为正式体育竞赛项目后,就一直在争议中高速发展,并早已被纳入正规化发展轨道。尽管近期由于游戏产业保护未成年人的限制而遭到“牵连”,但朝着正规化发展的趋势并没有改变。

  2020年时,亚奥理事会宣布电子竞技项目成为亚运会正式比赛项目,并参与2022年杭州亚运会。近期,杭州2022年第19届亚运会正式公布了入选的8个电竞项目,其分别是《AoV 亚运会版》(王者荣耀)《Dota 2》《梦三国2》《EA SPORTS FIFA》《炉石传说》《英雄联盟》《和平精英亚运版》《街霸5》。此外官方还新增了两个示范项目,分别是AESF机器人大师赛和AESF VR运动。

  AESF是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的机构缩写(Asian Electronic Sports Federation,简称亚电体联),是亚洲电子体育运动管理和推广的官方组织机构。从本次亚运会的电竞项目设置可以看出,AESF的电竞视野并没有止步于游戏类电竞项目,更将视野投向了更广阔的电子竞技领域。

  无独有偶。在今年5月由北京市国有文化资产管理中心主办的“电竞北京2021”活动上,官方发布活动安排,除举办各类端游、手游竞赛外,还计划举行VR电子竞技国际大赛、FE电动方程式中国电竞挑战赛、Spark火花锦标赛、“广电杯”青少年无人机穿越挑战赛等赛事,形成覆盖面更广的赛事生态体系。

  随着技术进步与电竞产业的不断发展,无人机、无人车、机器人这些领域的竞技项目,也逐渐被归入了电竞范畴。

  其实,早在2019年,我们文化产业评论团队(三川汇文旅体研究院)在做联合出版集团(现属紫荆文化集团)“北京亦庄经开区紫荆文化广场项目电子竞技产业规划”中,就明确提出发展建议:“以智能设备(机器人、无人车、无人机等)为代表的线下硬件设备竞技,是电子竞技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人工智能、信息技术、机器人、智能制造等高新技术在数字文化产业的重要应用场景,在促进文化科技融合、智能科技发展、减少游戏负面社会影响等方面具有重大意义。建议应把电子竞技由传统游戏电竞为主,转变到传统游戏电竞和智能硬件电竞齐抓并重的战略布局。”

  格斗、竞速、足球……智能电竞面面观

  目前,随着无人机、无人车、机器人相关技术的进步与普及,围绕这些智能设备产生的竞技项目也在逐渐成型。其中比较知名的包括FPV无人机竞速、机器人格斗以及机器人足球等,这些竞技项目是科技和竞技的混合衍生产物。在一定程度上来说,它们代表竞技的未来。

  首先是FPV无人机。FPV是英文First Person View的缩写,即“第一人称主视角”。根据公开资料显示,这是一种基于遥控航空模型或者车辆模型上加装无线摄像头回传设备。无人机操作员(飞手)会佩戴类似VR头盔的显示设备,操控无人机在预先布设好的空间障碍中竞速,赛场中有各种LED灯来作为障碍标识,用时最短的无人机将会赢得最终胜利。

  这种FPV无人机竞速比赛与F1方程式赛车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拥有极快的比赛节奏。在无人机的带动下,飞手们会以第一人称视角穿梭于赛道之中,感受由LED灯组成的无数霓虹在眼前闪过,赛场中往往会设置有大量直道与急转弯,甚至全力冲刺后来个180度的大转弯,对每位飞手的反应速度和手眼协调能力是极致的考验。

  另外,机器人格斗也是出现已久的竞技项目。尤其是风靡多年的《机器人大擂台》节目的播出,更是令机器人格斗这项运动深入人心。

  《机器人大擂台》是由英国TNN电视台发起组织的节目,1998年首次公演,吸引了大量喜好制造由无线电控制的战斗机器人发烧友参与。发烧友们通过控制自己制造的机器人,在固定大小的赛场上进行角斗,看谁的机器人能够更胜一筹。此外,发烧友们还需要应对战力强大的主场机器人,主场机器人有自己的巡逻区域,参赛机器人需要尽可能避开或利用主场机器人才能取胜。

  除了《机器人大擂台》外,美国也曾举行BattleBots、Robotica等机器人格斗比赛,格斗机器人产业逐渐正规化。此前中国只引进过几期《机器人大擂台》,但格斗机器人的种子已经借此在中国萌芽,不少顶尖高校以及民间爱好者都参与过大型的格斗机器人比赛。

  国内,爱奇艺曾出品《机器人争霸》、优酷曾出品《这!就是铁甲》综艺节目,受到年轻人的追捧。大疆也于2019年发布了旗下的RoboMaster机器人系列,其配备了光学、声音、力等多种传感器,定制无刷电机、全向移动底盘和云台,可以进行有组织的机器人竞技比赛,控制机器人射击水晶弹。用户也能够通过其学习到机器人、人工智能和编程知识。大疆亦发起了专门的RoboMaster机甲大师赛事活动。

  机器人竞技不仅可以用于格斗竞技,也早已在足球领域普及。中国的机器人足球实力更是在世界名列前茅,甚至实现了中国足球的冠军梦。

  在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期间,与世界杯同期进行了机器人足球世界杯(简称RoboCup)上,中国浙江大学ZJUNlict队与美国卡耐基梅隆大学CMμs队打破了“美中不足”的魔咒,不仅双双进入决赛,中国队更以4:0的大比分斩获机器人足球世界杯冠军。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的冠军是浙大ZJUNlict队第三次问鼎桂冠。他们曾先后在2013年、2014年夺得机器人足球世界杯小型组冠军。

  RoboCup是目前国际上级别最高、规模最大、影响力最广泛的机器人赛事,同时也是学术成分最高的赛事之一。虽然是体育赛事,但与传统竞技项目相比,比拼的重点转移到了从人工智能到机械电气的一系列软硬件技术,这项赛事更能彰显一个国家在机器人技术领域的实力底蕴。

  格斗、竞速、足球……随着硬件终端性能的进步,可以想象,将催生出更多元化的竞技赛事。

  智能电竞破解产业与低龄之殇

  问题来了,上述提及的这些以智能硬件为主的竞技项目,与以游戏竞技项目为主的电竞行业相距甚远,甚至属于两个完全不同的体系,有必要将其纳入到电竞行业中吗?

  的确,智能设备的电竞比赛与传统游戏电子竞技的范畴有明显区别,但仍不失为一个不错的发展方向。在文化产业评论(ID:whcypl)研究看来,发展智能设备竞技,对电竞专业的发展也是利大于弊。不仅扩展了电竞产业的生态边界,更能够令其在实体产业层面获得支撑。

  如果将智能设备赛事纳入电竞发展规划中,电竞产业将形成线上+线下两条线的双层结构。线上以游戏竞技为主,线下以智能设备竞技为主,可以依托同样的赛事组织和运营机构。因为电竞赛事的举行与智能设备电竞一样,需要在线下举行赛事。承担赛事的组织和运营功能的企业和平台,相当于形成了电竞产业的中台,可以令电竞生态链更为完善,同时不影响之前游戏竞技的业务结构。

  产业发展是一方面,更为重要的是,目前智能硬件的竞技项目更为适应教育领域的改革发展方向。

  尽管电竞产业已经形成了独立发展的态势,但毕竟是与游戏产业有着紧密关系的衍生行业。在游戏行业找到解决未成年人沉迷方法之前,电竞产业也面临同样的窘况。

  在游戏防沉迷新规出台后,KPL、LPL、PEL、NeXT等多项电竞赛事官方发布通知:将对参赛选手年龄进行合规审查,要求选手需满18周岁才能参加比赛。很多俱乐部已经开始遣散未成年选手。

  电竞是个年轻的行业,其选手年龄限制多在16岁左右,处于未成年人到成年人的边缘年龄。而电竞专业虽然纳入了高校教育体系,但其培养方向多为电竞产业的组织与运营人员,毕业生的年龄放到选手圈里叫高龄。

  年龄限制的存在,会影响部分低龄选手涉足游戏电竞产业,客观上可能会对产业有负面影响。但从更高层面而言,未成年人沉迷游戏的问题必须得以解决,因此这些影响必须克服。但如果是智能设备的竞技项目,就没有类似的年龄限制了。一方面是这些智能设备多以远程操控的方式进行,就算是未成年人操作,也可以在大人陪伴下与设备保持一定距离,安全性有保证。另一方面,无人机和机器人等竞技项目的开展,有利于引导未成年人将兴趣投向编程、智能设备等科技领域,更适应目前的教育变革方向。

  此外,通过开展智能电竞项目不仅能匹配教育领域的改革发展,也能更有效激活无人机、无人车、机器人等相关领域制造业发展。从目前的发展情况来看,上述领域都属于国家目前大力支持的高端制造业,并且含有较高的科技含量,对于科技创新和制造业升级有极大的促进作用。

  说起来,虽然游戏电竞与智能电竞(以机器人、无人机为代表的智能设备竞技)初看起来是风牛马不相及的存在,但两者实质能够以某种方式形成合力发展的情势。一是竞技产业本身,游戏电竞与智能电竞在赛事组织和运营上可以整合资源,统一平台运营。二是解决未成年人的娱乐需求。三是智能电竞产业的兴起,势必会分流一部分未成年人玩家,对其健康成长起到重要作用。虽然无法吸引所有孩子,但至少比主要精力放在游戏上面要好很多。四是属于教育改革方向以及国家科技创新和大力发展高端制造业的方向。

  结语

  说回游戏产业,游戏产业20余年的发展积累了很多问题。现在大家觉得整治力度很大,很大原因是因为此前措施执行不到位。但解决未成年人沉迷的问题,一种是堵、一种是疏,也不能仅从限制娱乐的方法入手,至少也要给孩子们找到健康的替代方式。

  智能电竞就是一个很适合的替代方式。试想一下,周末孩子们在家长的陪伴下,共同参与无人车的对抗赛、或者将精力用于设计和改装自己的机器人,这种现象形成规模后,会激活多少有关于机器人和智能设备的需求和产业!又能激发多少孩子对于科技领域的创新探索欲望!集娱乐和创新于一体的智能电竞,或将成为在电子游戏娱乐之外的重要补充。

  本文转载自文化产业评论,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网络,原标题:为什么我们强烈建议智能硬件竞技,必须是电子竞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