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几年了,为什么我们还在解释:电竞与游戏的

作者: 鸟窝游戏 发布时间: 2020年08月20日 18:23:47

  

十几年了,为什么我们还在解释:电竞与游戏的


  看到这个标题,电竞从业者可能会听到自己的脑子里,传来一声苦笑。

  对于他们来说,或许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明摆着的,整个圈内已经说了十几年,还用得着再啰嗦吗?

  但同样对于他们来说,这个问题也很无奈——十几年来好像一直在回答这个问题,不过这个问题随时会再冒出来——在更广泛的社会层面,电竞和游戏好像从没有被真正区分过。

  电竞?不还是打游戏吗?也许你很显而易见地知道其中区别,但却还是很难清晰传达给一脸茫然、对电竞一无所知的长辈们。

  甚至在行业内部,很多概念也处于混沌折叠的状态中。似乎跟游戏相关的几乎所有垂直分支,都能被冠以"电竞"的名义,成为政策、资本和流量层面的香饽饽。这也进一步引发了一系列疑问。

  例如,游戏收入到底算不算电竞收入?游戏用户到底算不算电竞用户?

  

十几年了,为什么我们还在解释:电竞与游戏的


  上周末,圈内最重要的行业事件无疑是"电竞北京2020"。能在这个特殊的年份,获得首都政府的大力支持,对于电竞来说是幸事。当天在朋友圈流传极广的一篇《4.84亿人的庞大群体!这就是电子竞技》,试图"再一次"解释:电竞和游戏的区别到底是什么?

  这幅图文制作不可谓不精细,也足够用心,但标题中"4.84亿"的数字却也在业内人士中引发了一些讨论。乍看之下,这绝对是个令人震撼的数字,但另一方面却与文中主体内容试图澄清的"电竞与游戏区别",又有些许令人矛盾:

  很显然,即便统计口径合理,“4.48亿”也只可能是国内游戏用户的数字,这点我们都心知肚明。因为仍在攻坚发展期的电竞行业,即便是最乐观的业内人士,也不敢说电竞已经覆盖了全国1/3的人口。

  这篇推文也可以说是电竞行业整体,对外沟通方式的一个缩影:我们非常想向圈外解释清楚,电竞和游戏是不一样的;但很多时候又很难以一种与游戏完全区隔的方式,面向大众理清这个行业的故事。

  因此,十几年来这个命题一直模糊不清的核心原因,可能是因为能解释电竞与游戏最本质区别的,并不是TO C的大众话术,而在于TO B端的行业概念,即:实体赛事体系。

  

十几年了,为什么我们还在解释:电竞与游戏的


  有位电竞圈老前辈的话,能比较生动地总结这点:10万人玩游戏,不是电竞;10万人看10个人玩游戏,才是电竞。

  电竞本质上是种"眼球经济",选手和战队贡献天赋与技术能力,观众为精彩赛事和明星战队选手买单,赞助商愿意为庞大的流量和关注度买单,提供整个行业最本源的经济来源。

  而连接一切的核心就是赛事,围绕赛事运转的还有内容制作、赛事直播、俱乐部运营等一系列子业务。因此,电竞被归为体育项目也是合情合理,因为整个生态就是传统职业体育化的实体经济。

  而对于游戏也来说,其主体枝干就是游戏与玩家之间的经济关系,即便存在发行、代理、营销等辅助分支,但本质上仍是"企业-玩家"的二元虚拟产业。

  

十几年了,为什么我们还在解释:电竞与游戏的


  游戏的核心产品就是游戏本身,电竞的核心产品则是赛事,游戏只是实现赛事的载体。

  以此为标准,或许就能区分许多所谓的"电竞XX",究竟是不是属于电竞的范畴:是否以赛事体系为核心。

  例如电竞俱乐部运营、电竞赛事制作、电竞教育(培养上述行业人才),因为这些行业本质上都是为了服务和提升赛事体验。

  而最近两年非常火爆的"电竞酒店",这个前缀就需要探讨:因为这个行业提供的服务,本质上是提升用户的游戏体验,而不是赛事体验。虽然不排除有用户住酒店是为了观看比赛,但很显然最主流的群体还是为了更好地与朋友享受游戏。因此更确切的说法或许应该是"游戏酒店"。

  还有许多行业内,电竞与非电竞的业务部分可能是互相重叠的,例如直播平台。

  作为电竞赛事的观看渠道,毫无疑问是电竞生态的重要部分,赛事主体、职业选手、俱乐部与直播平台签订直播合约,是当前电竞生态中非常重要的商业交互;而其他在这个平台直播游戏的主播,其实就不属于电竞的范畴,因为并没有与赛事体系产生直接关联。

  

十几年了,为什么我们还在解释:电竞与游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