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与隐忧:两代电竞人感受魔都温度

作者: 鸟窝游戏 发布时间: 2021年01月02日 10:34:02

2017年,上海提出打造“全球电竞之都”。3年来,伴随行业升温,电竞已从一个不被校园和家庭认可的“小圈子”,发展到今天成为被政策重视、受到各行业关注的“新兴体育赛事”。

2020年底,记者走近在魔都创业打拼的“电竞人”,倾听和见证“风口”之下,两代电竞人的成长和收获,梦想和隐忧。

亲历变化:“从翻墙打比赛,到运营俱乐部”

魔都的电竞热,已经从早前灵石路一带的“宇宙电竞中心”扩散到四面八方。漫步在宝山区的一个小区,KA女子电竞俱乐部COO(首席运营官)周婕能够很快从过往行人中辨别出哪些人是其他电竞战队的成员。这里附近的餐馆老板、外卖配送员乃至50多岁的保安大妈,都知道“电竞”。

在2016年加入KA战队前,周婕是圈内小有名气的英雄联盟选手。2013年,周婕打入上海英雄联盟城市争霸赛决赛。家人不理解她经常“泡在网吧打游戏”。决赛当天,父母把周婕反锁家中。临近比赛,周婕翻墙“逃到”网吧参加决战(家住一楼),最终惜败两支后来进入LPL(英雄联盟职业联赛)的队伍,拿到了季军。

相比4年前,电竞已经得到更多人的理解和认同。“今天送孩子来签约俱乐部的父母,大都知道电竞是什么,对政策、行业、乃至孩子未来的职业发展都有一定的了解,这些孩子再也不用翻墙去打比赛。”周婕说。

2017年,上海提出打造“全球电竞之都”;2020年,推动电竞产业发展被写入了《上海市促进在线新经济发展行动方案(2020-2022年)》。随着2020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S10)成功举办,电竞在上海年轻人群体中更是“大热”。

目前,全国近一半电竞赛事在上海举办,80%的电竞战队选择将总部设在上海,电竞领域的投资不断加码,上海已经成为国内电竞之都。周婕感慨道:“我们迎来了最好的时代。”

见证时代:“从蜷缩网吧,到年薪千万”

在国内第一代电竞人王昌建看来,周婕所说的“最好的时代”有着更为直接的注解——那就是一线电竞选手的收入。

1999年,王昌建是国内一线的星际争霸选手。当时,许多80后电竞选手尽管在圈内名声大噪,但是比赛结束后,温饱都成了问题。王昌建回忆道:“一些大学生放弃学业打比赛,比赛打赢了,但是奖金收入并不足以支撑生活所需;他们中的许多人后来只能被网吧收留,整日蜷缩在网吧,最后销声匿迹。”

国内第一代电竞人面临的困境并不鲜见,但王昌建是幸运的,他从大学顺利毕业找到不错的工作。如今,乘着行业风口,他又重拾梦想,回归电竞,在RW战队担任品牌和运营总监。但新一代电竞人,还是更让他羡慕:国内顶流电竞选手已经不需要靠网吧老板资助生活,他们和俱乐部的签约年收入已经超过2000万元。一线职业选手的年收入在100万元至200万之间。

隐忧显现:“出道即巅峰,巅峰即结束”

不过,风口之上,隐忧也逐步显现。

国内电竞的低龄化倾向已经十分严重。过去,王昌建、周婕那一代电竞人的出道年龄普遍在20岁以上。而随着手机游戏成为电竞主流,电竞选手的出道年龄已经下降到15岁至18岁之间。

当国内一些电竞俱乐部按照游戏排名找到种子选手时,他们中的许多都是未成年人,其中的一部分人已经放弃学业,另一部分人则在辍学边缘。

这些种子选手在16、17岁的年纪进入形形色色的俱乐部。这其中,只有少部分人能够在2至3年内达到巅峰状态,在梦想的舞台夺冠,成为明星。无论成功与否,他们的职业生涯大都在21岁左右就要宣告结束——下一代选手出道,就意味着这一代选手淘汰。

王昌建用一句话形容这种现象:出道即巅峰,巅峰即结束。

尽管就业通道已经拓宽,但并非所有电竞选手退役后都能够通过直播和娱乐行业谋生。对大部分人而言,昙花一现后,未来并不乐观。

王昌建和周婕都完成了大学学业,那一代选手纵使辍学,也已经成年。但这一代选手,在16岁左右就被俱乐部挖掘参加“青训”,每天10小时以上与游戏为伴,直到20岁退役。

夜宸(网名)是RW电竞俱乐部王者荣耀青训队的队长。12岁时,他发现自己有游戏天赋。15岁那年,王者荣耀上线,在游戏里一骑绝尘的同时,现实生活中的他弃学了。俱乐部找上门的时候,夜宸已经离开校园,靠游戏直播谋生,每个月收入多的时候超过1万元。2020年,他被选入上海集训队,代表上海参加TGA(腾讯电竞运动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