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劝退”能否解孩子“沉迷游戏”难题?

作者: 鸟窝游戏 发布时间: 2021年01月23日 22:00:19

  日前,成都一家电竞教育机构提供“劝退业务”的新闻引发网友热议,有网友将其称为“戒网瘾”新方法,也有网友担心,这会不会是机构为了迎合家长,打着劝退的旗号“额外”收费。所谓的电竞“劝退业务”到底是什么?它真的能拯救“沉迷游戏”的孩子吗?

  “无心插柳”的电竞“劝退”

  “这次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1月19日,因被成都一家媒体报道称提供电竞“劝退业务”,成都某电竞教育机构负责人侯旭在一天之内接受了不下4家媒体的采访。

  三年前创办这家提供电竞培训的第三方教育机构时,侯旭的想法是,给职业俱乐部提供优秀的电竞苗子,好比是电子竞技“健身房”,通过集中训练提升学员打电子竞技的水平,选拔有可能成为电竞职业选手的人才。

  但是,在后来的发展中,侯旭发现,这是一个“伪需求”:成年人来参与实践的少,报名的都是14岁至16岁的青少年。侯旭说,这些学生参加电竞培训的目的很单纯,觉得自己在圈子里很厉害,想通过培训成为电竞职业选手。

  “以前,家长没有现在这么开明。”侯旭回忆说,早些年,这些家长和“沉迷打游戏”的孩子斗争了很长时间,有的尝试了心理咨询无果,有的孩子甚至已经辍学在家。真正同意把孩子送来接受电竞培训的家长,往往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

  “我当时的态度就是,看看他是不是那块料,希望有专业机构把他淘汰掉。”何女士说,2018年9月,还在读初二的儿子告诉她,自己想打电竞职业比赛。目前,因为水平有提升,何女士的儿子每周末还在电竞教育机构继续训练,但何女士坦言,她当初决定把儿子送到电竞教育机构,并不是为了把他培养成职业选手。

  侯旭表示,孩子想打职业比赛的原因很复杂,“劝退”只是副产,在他举办的训练营中,9成孩子经过训练之后,自然打消了这个念头,乖乖回家。

  “孩子们会发现,电竞训练并不简单,甚至极其枯燥”。据侯旭介绍,电竞教育机构会有短期或长期的训练营,采取模拟俱乐部的训练方式。

  上午进行针对性训练,以游戏“和平精英”为例,有的学员需要在游戏里练习驾驶技术,“(在游戏里)开一周的车,这种重复性劳动很枯燥,学生们就会觉得职业选手不好当,慢慢就放弃了。”下午做团队模拟对抗赛,训练配合意识,和孩子们打对抗赛的都是退役的职业选手,游戏造诣比较高,很多学生连一个月都坚持不下来。

  “其实,这些所谓‘劝退’业务两三年前就出现了,只是因为共青团中央官微最近转发了相关内容,大家才知道。”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多家电竞教育机构的负责人均如此表示。

  对于电竞培训如何演变为“劝退”,作为最早一批电竞教育从业者,全国体育运动学校联合会体校分会副会长李季涛有自己的看法。

  2016年9月,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发布《关于做好2017年高等职业学校拟招生专业申报工作的通知》,公布了13个增补专业,其中包括“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在这一大背景下,电竞教育应运而生,提供包括艺考培训、职业培训、学历教育等在内的服务。但彼时的电竞培训班,主要目的还是培养电竞选手,输送给俱乐部。

  “有意思的是,很多孩子来了之后吃不了那个苦,对电竞的认知被颠覆后就回去了。”李季涛说,于是,在2017年底到2018年初,所谓的“电竞劝退业务”初露端倪。

  

电竞“劝退”能否解孩子“沉迷游戏”难题?



  山西一家电竞俱乐部组织的电竞训练。受访者李季涛供图

  “劝退”只是表象,有能力打电竞的好苗子很少

  据多位电竞教育机构负责人介绍,这些所谓的电竞“劝退”业务,有的叫训练营,有的叫体验营,但做法类似:怀有“职业电竞选手梦”的青少年慕名而来,参加为期一到三个月甚至半年的军事化训练,训练内容包括团队打比赛、教练分析战况等,有的训练营还会组织孩子们进行体能训练。

  但是,各培训机构均表示,“劝退”只是现象,没有哪家电竞教育机构会打出“劝退业务”作为训练营的营销手段。“你说劝退,还有哪个孩子会来?”

  “不要为了劝退而劝退。”RNG电子竞技俱乐部开设过三届电竞体验营活动,该俱乐部市场负责人弓于钧告诉记者,体验营的初衷是给电竞爱好者提供一个机会,了解职业选手每天的生活和经历。在体验中,有些人发现这些经历和想象中不一样,不再想当职业选手;有一部分人还想试试;还有一部分人觉得当不成选手可以转变身份,成为电竞行业里的一员。

  华竞互娱电竞教育负责人袁哲东对一个孩子印象深刻。2018年夏天,云南昆明的一个高一男生来到南京,想在该机构参加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