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首批電競專業生畢業:我們是從業人員,真不是

作者: 鸟窝游戏 发布时间: 2021年01月28日 10:32:18

“我們是從業人員,真不是‘玩游戲的’”

湖南首批電競專業學生畢業,這批“正規軍”修煉得怎樣,就業情況如何

“我們這個專業,真的不是玩游戲的。”自從三年前選擇了電競專業,肖宇翔幾乎每次與陌生人見面,都要解釋一番。

2017年被稱為中國電競教育元年,包括中國傳媒大學、中國傳媒大學南廣學院在內的多所高校開設了與電競相關專業。2018年,湖南體育職業學院也首開“電子競技”專業(高職)。三年后,湖南首批電競專業學生畢業。作為電子競技行業的第一批“正規軍”,這些畢業生目前的就業情況如何?近日,三湘都市報記者走訪多名電競專業畢業生,了解他們的成長軌跡。(掃報眉二維碼,看他們參與電競視頻)

【故事一】 他實習就去了頂級俱樂部

肖宇翔,湖南體育職業學院2020屆電子競技畢業生,這名22歲的婁底伢子在實習期間就去了上海,成為OMG電子競技俱樂部PUBG分部管理員。

“我們是湖南省第一屆,一共47人。”2020年5月,肖宇翔和同學們一起跨出校園馬上成了搶手貨,基本上都在電競相關行業工作,其中有十多人去了上海,有一些直接進了專業俱樂部。肖宇翔說,他們的薪資待遇比一般大學生高出30%-40%,“還是比較滿意的。”

肖宇翔是典型的從愛好到擅長的例子。從最初單純的愛玩游戲,到參與電競賽事組織策劃,再到看好整個行業的發展,有主見的他說服父母,在高考時選擇了去高職學習電競。他所實習的OMG是國內一流的電競俱樂部,拿過眾多國際電競賽事大獎,他們的戰隊是數億電競玩家心目中的“大神”。在這樣的知名俱樂部,肖宇翔的成長也很快。

“我的工作有點像明星經紀人,要負責選手的飲食起居,安排訓練任務,還要幫他們做職業規劃、形象包裝,以及協助經理看合同、簽直播等,我覺得非常充實。實習結束,我又接到了華碩俱樂部的offer,年后會去新的崗位。”

這名小伙子信心滿滿地表示,有一天他要帶著先進的管理經驗回湖南,“希望為家鄉的電競發展做貢獻。”

【故事二】 女HR的電競夢

有去北上廣的,也有留在長沙的。蔣睿是肖宇翔的同學,班上僅有的兩名女生之一,畢業后就在湖南璀璨電競俱樂部實習,隨后去了一家電競館做文案策劃。“我的工作就是策劃比賽和活動,包括招募隊伍、賽事執行,甚至裁判和解說我也參與,我特別喜歡這份工作。”

不過,因為疫情原因,電競館在2020年關門了,蔣睿去了一家餐飲機構做HR(人力資源管理人員),但她的“電競夢”沒有滅。

“我的同學中有些做主播,有些在做電競自媒體,也有去大俱樂部做管理的,都做得非常好。其實,電競行業的人才缺口非常大,最近人社部頒布‘電子競技運營師’國家職業技能標准,我准備去報個班,還是要回到電競這個行業。”

觀察

消除社會偏見還要做很多事

賽事訓練、策劃、賽事管理、賽事導播、電子競技解說、用戶行為分析、游戲數據分析,甚至是電競主題酒店的管理……事實上,每個電競專業的同學都在強調:我們是從業人員,真的不是社會上誤以為“玩游戲的”。

電子競技是指電子游戲比賽達到“競技”層面的活動。電子競技運動就是利用電子設備作為運動器械進行的、人與人之間的智力對抗運動。相關數據顯示,2020年上半年,中國電子競技用戶已超過4.8億人,電競游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為719.36億元,同比增長54.69%。

前職業選手李閣目前在湖南體育職業學院任外聘老師,同時也是湖南璀璨電競俱樂部高級講師。他說,即使是電競從業者,真正成為職業選手的不到5%,而普通玩家的比例可能是十萬分之一。但從業人員就不一樣了。比如,他所在的這家電競俱樂部正是校企共建的,學生們在學校上公共課,企業則在此提供專業知識和實習就業崗位,因此,學生們上手非常快。

“以前在俱樂部的時候,感受不到社會對我們這個行業的看法,現在當了老師,經常要和學生家長交流。我告訴他們,電子競技是一項正式的體育項目,我們專業的目標主要還是圍繞賽事本身和周邊產業,為行業輸送專業技能強的基層就業人員,這個需求是巨大的。”他認為,消除社會對電競行業的偏見,也是從業者的責任之一。

講述

“我們是電競文化的傳播者”

毛均是湖南體育職業學院電子競技運動與管理專業帶頭人,也是湖南璀璨電競俱樂部總監。他透露,2020屆電競專業的就業率為92%,但其實可以更好,“如果不是疫情的原因,這個行業應該是在2020年要出現井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