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学学电竞:寒假作业是《王者荣耀》上王者,为做项目“打游戏打到吐”

作者: 鸟窝游戏 发布时间: 2021年06月12日 00:39:32

我在大学学电竞:寒假作业是《王者荣耀》上王者,为做项目“打游戏打到吐”

图源:图虫创意

“让我们恭喜WE!”

2017年,南京奥体中心体育馆,电子竞技战队WE以3:0的成绩击败RNG,在全场粉丝的呐喊中走向颁奖台,捧起了LPL春季赛总决赛的冠军杯。舞台上空飘下金色的彩带,像一场金色的雨落在他们火红的队服上。

这一幕成为了李禹潼心中永远的“朱砂痣”。

李禹潼记得,当年WE有一个小组赛在武汉,她从东北出发,跨越了大半个中国到武汉给他们应援。李禹潼在体育馆外排了很久的队才拿到应援物,连夜定制了灯牌,徒手搬去场馆。

灯牌上是简单的三个英文单词“keep your dreams”,因为买的是黄牛票,她被宰得很惨,座位也不在内场,本就不大的灯牌成了遥远观众席上的一个光点。

拿冠军后不久,WE进行了人员变动,将战队带向巅峰的WE2.0时代(WE战队的二代成员)落幕。李禹潼在怀念那场比赛的朋友圈中写道,“他们永远是最好的他们,我则载梦前行。”

李禹潼高一时成了WE的粉丝,并决定以后要从事相关工作。在2019年,李禹潼和另外29名考生一起走进了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就读艺术与科技(数字娱乐方向)专业(以下简称数娱专业),这是一个与电竞密切相关的专业,也是全国最早专门培养电竞人才的本科专业。

在大学读电竞一度被认为是异想天开,如今已经成为了现实。从2017年开始,中国传媒大学、南京传媒学院、四川传媒大学等院校纷纷开设电竞相关专业,为行业输送“正规军”。到今年夏天,第一届电竞本科生正式宣告毕业,出征职场。

开局幸运儿:做自己热爱的事,被考上北大的同学羡慕

高一时,李禹潼一度厌学,沉迷于游戏,以此逃避枯燥的学校生活。也是在这段时间里,她成为了WE的粉丝。

WE2.0分崩离析后,李禹潼已经不再是他们的队粉,但却被热血青春的电竞文化深深吸引。

“今年RNG夺冠了,他们打败的韩国队伍上单前几年说过,5个中国人是赢不了的,但今年他们就败在了’全华班’手下。RNG也是一支老牌战队,有过低谷时刻,在赛场上浮浮沉沉走到现在。看到这些成王败寇的传说,复仇、卫冕成功的故事,就会热泪盈眶。”

平常交谈时,李禹潼说话有着播音生特有的专业和冷静,但每当谈到电竞比赛时,她的情绪就会有抑制不住的激动。

李禹潼想过做一名职业选手,但明白自己没有足够的天赋,对播音和表演更擅长的她决定用另一种方式参与到电竞中——成为一名电竞解说员。

“当了解说员,你就是这个时刻、这个时代的一份子,会随着赛事一起被固定在那里。而且解说员还可以创造赛事文化,用语言‘输出’让大家记住赛场上的高光时刻。”

抱着这个信念,李禹潼高二开始学播音,到高三下半学期,临近高考时回来准备文化课。学习一直是李禹潼想要逃避的东西,但要说服家长让自己学电竞,也为了未来更好的职业发展,她必须要考上一所不错的大学。

高中朋友的一句话让她感触很深,“你要能为梦想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如果做不到,那就是不够热爱。”

为了电竞梦,李禹潼开始疯狂补习文化课,课桌上的小纸条写满了鼓励自己的话。她在高考前最后三个月文化课分数提升了150分,第一次模拟考考了350分,最后高考500分,超出一本线30分,顺利考上中国传媒大学。由于压力过大,高考结束后李禹潼长胖了不少。

我在大学学电竞:寒假作业是《王者荣耀》上王者,为做项目“打游戏打到吐”

高考前冲文化课的桌子 图源:受访者

李禹潼家长也相信她能在自己喜欢的领域做出成绩。现在李禹潼在朋友圈展示自己做比赛解说时,妈妈都会给她点赞,还会发朋友圈夸她。

虽然电竞专业刚成立没几年,但有不少像李禹潼一样报考该专业的学生,在高考前就非常了解这个行业,甚至已经一只脚踏进电竞圈。

南京传媒学院艺术与科技专业的赵鹏就是如此。赵鹏读高一时,班上有一个女生喜欢看KPL,为了找共同话题,赵鹏研究起了《王者荣耀》。在此之前,赵鹏在知乎上写的篮球赛评已经小有名气,此后他开始转写KPL赛评。

16岁时,赵鹏看到有电竞俱乐部招教练,尝试着把自己的赛评发过去,对方看到后有意招他做助教,但考虑到自己年龄太小,他放弃了这个机会,决定继续考大学。

这件事坚定了赵鹏从事电竞的决心。高三时,他转向视频平台做电竞自媒体,当时市面上还没有类似的竞品,赵鹏第一个视频播放量就有几万,第二个视频就成了爆款。高考之前,赵鹏已经踏进了电竞圈,报考电竞专业也成了顺其自然的事情。

和李禹潼类似,赵鹏同样生在一个非常开明的家庭,在家人眼里,电竞和体育、美术等行业并没有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