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聪放不下电竞

作者: 鸟窝游戏 发布时间: 2021年10月06日 04:55:58

编辑 | 于斌
出品 | 潮起网「于见专栏」
王思聪最引以为傲的称呼不是首富之子,也不是国民老公,而是王校长。
校长一词虽然来源是网友的讽刺之词,但却在后来被认为是王思聪在电竞圈的奠基级地位的美称。
近日,在资本市场上沉寂了22个月的王思聪又出现了一个新动作,其全资持股的普思投资成为苏州钛度教育的新股东。
资料显示,苏州钛度教育持有太仓市钛度职业技能培训学校有限公司100%的股份,后者的经营范围是电子竞技职业技能培训。

王思聪放不下电竞


王思聪的投资新动作很明确,电竞职业教育,为其电竞资本版图又步下了重要一局。
布局电竞圈,从来都是玩真的
王思聪在电竞圈的任何一个投资动作都不会被认为是富二代玩票。
在电竞圈有个说法,“中国电竞行业是王思聪一手养大的”。
电竞一直被中国主流视为“电子鸦片”,以打电子游戏为生的青少年被称之为“网瘾少年”,谁也不相信打游戏能谋生。
没有好成绩、工资奖金拖欠、顶尖选手月收入最多四五千元、俱乐部纷纷倒闭……早期中国电竞选手的生存状况非常糟糕。
堪称国内活化石级《FIFA》的电竞选手陈炜曾在接受采访中描述过那些年电竞不被大众认可的场景:“最早我们打比赛,没有人能理解你们在干什么,就知道是‘打游戏的’,处于鄙视链的最底层。有的人有俱乐部,但工资少,奖金也少,基本上都是‘靠爱发电’。”
当时,电竞战队也几乎生存不下去,2011年,国内当时最优秀的DOTA战队CCM就算赢得了中国赛区冠军,但也面临着资金断裂战队解散的风险。
王思聪的出现几乎可以说是将中国电竞行业从泥淖中带了出来。
2009年,王思聪拿到首富父亲王健林5亿元的初始资金,‘任其瞎折腾’,但是没想到的是,这5亿元成为了中国电竞产业大爆发的“水源” 。
王思聪拿着这5亿元成立了普思投资,2011年8月,他收购了当时濒临解散的电竞俱乐部CCM,将之更名为iG,任命xiaOt(孙力伟)担任CEO,重点发力《星际争霸II》、《DOTA》和《英雄联盟》三个项目。
王思聪最开始的法子非常简单粗暴,像足球俱乐部那样砸钱,据原iG选手孙亚龙描述,“当时校长把我们全部喊过去,说只要夺冠,一个人两万奖金。”
王思聪跟队员们说:“你们跟我出来打比赛搞电竞,家里人不一定支持。但是现在你可以放心的告诉家里,不管电竞最后会是怎么样的情况,今天跟着我的你们,日后的生活肯定没啥问题,我养你们一辈子。”
在王思聪的率性砸钱之下,iG率先在国内电竞俱乐部中引入了正规的教练和分析团队,重金也吸引了其他战队顶尖选手转会而来。
随后,王思聪还动用了强大的营销包装团队,负责选手的代言、出赛、线下曝光以及商演活动,将电竞选手按照体育明星的方式包装成为新一代青少年偶像,加速了电竞行业的商业变现。
有了王思聪做靠山,iG在2012年的Ti2拿下了第一个DOTA2冠军,2018年11月,iG拿下了LOL的S8总冠军,打破了过去七年中韩国赛区的绝对统治地位。
当夜,王思聪在微博上发布了一条抽奖微博庆祝,抽取113个人,每人奖励1万元现金,当时很多人在转发这条微博时都会加上一句“iG牛逼,校长牛逼”,转发人数之多,甚至把微博搞瘫痪了。
就这一条微博,一直不受主流认可的电竞迅速出圈,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并认可了这个领域,并第一次将电竞赛事上升到与其他传统体育赛事的国家荣誉感上,主流舆论和媒体开始认可电竞赛事,许多原来不懂电竞的资本和公司也都开始注意并进入到这个行业。

王思聪放不下电竞


除了iG外,王思聪还推动了中国电竞行业的规范化。
2012年,王思聪联合国内各俱乐部老板组织发起了“中国电子竞技俱乐部联盟(ACE联盟)”,推出, 这一举动正式标志着中国电竞走向联盟化、制度化。
虽然王思聪在微博上口无遮掩的娱乐圈纪检委人设以及与众多网红的绯闻事件,让他看起来整天无所事事,投资电竞俱乐部也像是为了自己的爱好,但是,事实上,王思聪在投资电竞行业上,不仅仅是玩玩而已。
除了组建电竞战队,普思资本还通过系列投资,覆盖了电竞全产业链,其中包括电竞内容平台伐木累、VPGAME,游戏公司英雄互娱、电竞外设品牌钛度科技、赛事平台ImbaTV和网鱼网咖等。
他曾说:“我开始深刻的了解电竞圈的混沌不是钱就能解决的,它缺乏的是一个系统化的管理、一个透明的制度、一个专业的团队。”
电竞人才缺口50万
王思聪爱电竞,同样也是个希望在电竞行业获得盈利的资本家。
截至2017年底,王思聪个人身家达到了63亿,除却王健林给的5亿创始资金,王思聪靠游戏版图赚了58亿人民币。
他投资钛度教育,也没人会认为仅仅是出于道义帮朋友的忙。
毕竟,在电竞行业发展得火热的当下,电竞教育是一个存在巨大人才缺口的风口行业。
先是市场需求上,2020年,中国电子竞技行业市场规模达到1365.57亿元,比2019年增长了近一半,预计到2022年,中国电竞市场规模将突破1800亿元,目前全国电竞企业近1.8万家。
行业急速扩张的同时,电竞人才的缺口也在扩大。数据显示,截至到2020年,中国电竞行业人才缺口达到了50万。
另外,风险层面上来将,电竞选手已经受到了官方认可,也有了一个官方称呼,电子竞技员。

王思聪放不下电竞


人社部明确指出,电子竞技员是指从事不同类型电子竞技项目比赛、陪练、体验及活动表演的人员,其主要工作任务包括参加电子竞技项目比赛,进行专业化的电子竞技项目训练活动;收集和研究电竞战队动态、电竞游戏内容,提供专业的电竞数据分析;参与电竞游戏的设计和策划,体验电竞游戏并提出建议;参与电竞活动的表演。
电竞教育也走向了受教育部认可的职业教育正规化。
2016年9月,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发布《关于做好2017年高等职业学校拟招生专业申报工作的通知》,公布了2016年的13个增补专业,其中包括“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以下简称电竞专业),本科专业代码040210TK,专科专业代码570312,属于教育与体育大类下的体育类。
电竞专业也进入了本科教育院校,现在已开设电竞专业的本科院校就有54所,其中包括清华大学、浙江大学、吉林大学、中国传媒大学等知名高校。开设电竞专业的专科院校更多,现在有90所。
电竞选手也成为青少年最向往的职业选择。据2020年《中国未成年人互联网运用报告》调查显示,有17%的未成年人将“游戏玩家”列为未来最想从事的职业。
随着中国电竞行业迅速职业化专业化,电竞选手已经逐渐不再被认为是“不务正业”,在风口之下,越来越多人选择接受职业电竞教育。
游戏新规之下,电竞教育会赚钱吗?
但是,电竞教育是风口没错,但仍然面临着一系列不确定性。
在史上最严游戏政策背景下,各大电竞俱乐部的青训体系遭到的冲击用“夭折”来说也不过分。
根据国家新闻出版署下发的《关于进一步严格管理切实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将未成年人游戏时间缩短至每周仅可玩三个小时。
新规一出,英雄联盟、和平精英、王者荣耀等各大电竞赛事官方发布通知,将对参赛选手年龄进行合规审查工作,要求选手需满18周岁才能参加比赛。
在电竞圈,普遍认为青少年在反应、手速和学习能力方面都比成年人强,职业电竞选手的黄金年龄一般在17~23岁之间。目前有不少活跃在赛场上的电竞职业选手就在18周岁以下。
因此,电竞行业针对选手培训有一个像是足球青训营一样的电竞青训营,针对16周岁甚至14岁以上的选手进行职业培训。
这被认为是电竞选手职业生涯的起点,入营的选手每天需要进行8小时以上的游戏训练,通过青训营的选拔才能向电竞赛事输出优秀的电竞选手。
而按照新规,未成年电竞选手一周只能上线三个小时,这对电竞选手来说,训练量远远不够。
但在政策新规影响下,电竞参赛选手不能出现未成年人,电竞青训营的入选年龄门槛也将随之发生改变,电竞教育的逻辑基础也发生了变化。
首先是生源上发生了腰斩。新规之下,电竞教育的生源只能要求在18周岁以上,但从职业黄金期角度来将,又必须限制在25周岁以下,而18周岁~25周岁的青年却基本上已经确定在各类高校求学。
显然,电竞教育行业在与各大高校抢人的战役上,很大可能是会输的,再加上要和其他电竞俱乐部竞争抢人,难度又增加了一个台阶。
更吊诡的,青少年在18周岁前每周最多只能玩三个小时游戏,其电竞潜能基本没有得到开发,就算是与各大高校和俱乐部抢到人了,但电竞培训成本和时间相比从前无疑会更大,输出天才型选手概率也更小了。
如此下来,职业电竞教育培训机构的发展空间还能有多少?王思聪作为股东能够赚多少钱?
这样的投资,显然很难像电竞俱乐部那样短时间内获得资本上的成功。但作为国内电竞行业的奠基人,王思聪还能在电竞教育上走出一条什么路,仍然值得期待。